彩富网站同行七十载 情系南方报

作者:admin发布时间: 2019-10-24浏览次数:

  “本报是中国中央华南分局的机关报,也是华南人民意志的传达者。”穿越历史时空,南方日报70年前的创刊词依然掷地有声。为了更好地重温这份“初心”和“使命”,我们发起了“见证70年——我与南方日报”征文活动,社内外反响强烈,投稿踊跃。

  这是来自一代代南方报人、南方读者的共同回忆。一个个亲切的名字,一个个珍贵的历史瞬间……在南方日报创刊70周年之际,我们现将部分征文摘要刊登,这是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这是南方日报70年岁月的缩影。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见证南方——我与南方日报的故事》一书(南方日报出版社出版),或扫码关注南方号“我与南方”。

  10月,有许多值得纪念的日子。今年的10月,更加重要。10月1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10月23日,是《南方日报》创刊70周年。

  在这两个重大节日到来之前,现任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党委书记、南方日报社社长刘红兵同志以及报社的相关领导,特意来到我家慰问,令我感到十分亲切。

  作为《南方日报》退役老兵之一,70年前参与创办《南方日报》的一幕幕往事,又一次呈现在眼前——

  1949年10月1日,北京30万人齐集前,举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主席庄严宣读了中央人民政府公告,朱德总司令检阅了陆海空三军,并颁布了人民解放军总部命令。随后,百万雄师继续挥兵南下,追歼败军残部。1949年10月14日,广州解放。

  早在这一年的7月,中共香港工委就给《华商报》党总支下达了一个任务,要求我们提交一份关于广州解放后如何协助南下的新闻干部创办一份华南分局机关报的报告。这项任务是由中共广东区党委宣传部长、东江纵队秘书长、《华商报》负责人饶彰风同志向我布置的,并要求我执笔草拟办报方案。我当时是《华商报》的代总编辑。我们接受任务后,从思想上、组织上、物质上为华南分局机关报的诞生进行了充分的准备。

  同年9月中旬,我们接到中共中央华南分局的指示:一俟广州解放,《华商报》即行停刊,把全体干部职工送到广州,尽快创办《南方日报》。

  当我们在香港接受任务筹备《南方日报》的同时,南下干部中的曾彦修也在赣州接受了参与创办《南方日报》的任务。据曾彦修回忆说:中央宣传部、组织部调他南下过程中,、方方找他谈话,说:“进城后的宣传工作,第一要抓的倒是报纸。你在根据地这么多年,去抓报纸比较适当。所以,要你先担任一个时期报纸的总编辑再说。彩富网站,”就这样,曾彦修接受了新的任务。他是在10月18日进入广州的。20日,当文教接管委员会接管了位于光复中路48号的《中央日报》后,他和吴楚、曾艾荻、周宁霞4人也就随即进驻,着手筹办《南方日报》。

  《华商报》在10月15日发表我写的《暂别了,亲爱的读者!》宣告停刊,全体职工安全撤离了香港。饶彰风和我处理完一些公务,也在20日到达广州这个新生的祖国南方大城。

  当天,我们就赶往爱群大厦,向华南分局宣传部部长萧向荣、副部长李凡夫报到。萧向荣传达了、方方等同志的意见,说华南分局已任命饶彰风为华南分局统战部副部长兼南方日报社社长,杨奇为副社长,曾彦修为总编辑。

  随后,饶彰风和我直奔报社,找到曾彦修、曾艾荻、吴楚等人。大家最后商定:广州解放已经6天了,《南方日报》必须在23日创刊。

  当时编辑部由曾彦修挂帅,《华商报》原有的领导干部杜埃、华嘉、姚黎民以及潘朗等编辑、记者将会赶来;经理部方面,洪文开和财务、发行、广告、总务各科室的干部也将陆续到达。干部虽少,还是可以开展工作的;令人担心的倒是排拼、印刷方面的人力物力。

  中央这家报社的设备,实在可怜得很。印刷车间仅有一台早该报废的残旧卷筒印报机,想利用它印刷《南方日报》根本不可能。当务之急,只能与附近的《越华报》接洽,租用他们的卷筒机代印《南方日报》。

  排拼车间的情况,却比印刷车间好得多。《中央日报》停刊时,曾经强迫工人将平板印刷机、铅字和字架,搬到长堤天字码头,打算运到海南岛去。但是,还来不及搬离,人民解放军就进入广州了,全部物资得以保留。我到车间同工人们谈心,感谢他们保护报社的财产,进而讲解了党对留用人员的政策,还说明有一批香港《华商报》的工人马上到来,与他们一起工作。我特别讲了《南方日报》的性质和任务,并告诉他们已决定在10月23日创刊,平日出纸一大张,创刊号则出两大张;为此,请他们尽快浇铸新字,整理字架。工人们听得很认真,反应也很快。一位领班和两位工人先后表示:“好,10月23日出报,没问题!”“排8个版,我们办得到!”“社长怎样讲,我们就怎样做。”

  听到排拼工人响亮的承诺,我心里更踏实了。我把这些向曾彦修汇报后,他认为出报工作已就绪,各版的稿件也准备了,只是还差一件重要事情,那就是:主席为《南方日报》题写的报头尚未到手。原来,、方方从赣州进入广东时,曾致电仍在北京即将南下的张云逸,托他就近请毛主席为《南方日报》题写报头。10月13日,立即写好,交叶子龙送给张云逸。可是,由于张云逸仍在途中,赶不上在创刊前送到。为此,我们请示了萧向荣,经同意,由李凡夫写了个报头,暂时刊用。

  《南方日报》创刊号经过21、22日两天的紧张工作,终于在23日天亮时印制出来了——广州市军管会登记第一号的《南方日报》创刊号诞生了!

  当天的报纸除了有《广州市军管会成立》《广州警备司令部成立》等重要新闻外,特别令人瞩目的是那篇《新的中国·新的广东——本报发刊词》。这篇文章是曾彦修精心撰写的,字里行间充满着革命激情,他写道:“广州解放了,中国最后的一个头等大城市解放了,匪帮在中国大陆上最后的一个巢穴倾覆了。从此,中华人民共和国神圣庄严的国土,西起帕米尔高原,东至扬子江口,北起黑龙江,南到珠江口(除了少数地方人民解放军还来不及去的以外),都全部成为中国人民自己的土地了……

  “今后的广东是永远属于人民自己的广东了,广东人民今后的长远任务,就是大力开展建设工作,在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的领导之下,大步前进,建设人民的新广东……”

  “本报是中国中央华南分局的机关报,也是华南人民意志的传达者;除了中国人民和华南人民的利益之外,我们没有别的利益……”

  一切都是新的:新的中国,新的广东,新的报纸诞生了,人民群众新的生活也开始了。

  《南方日报》70年,我亲眼看到它白手起家的创建时期、灾难重重的“文革”时期、勇于改革的发展时期,以及当今各项事业欣欣向荣的全盛时期,令我这个退役老兵不胜钦佩。

  珠江后浪推前浪,“南方”新人胜旧人。我衷心祝愿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中不断取得新的成就!

  (作者系《南方日报》创办人之一,第一任副社长。本文由南方日报记者罗宝雯整理)

  记忆犹新。1991年5月,当《南方日报》42岁的时候,广东省委把我安排到《南方日报》“一把手”的位子上。开始时叫作“总编辑”,四年之后的1995年,因为“改制”又被称为“社长”。

  1992年春天,我提出了一个构思已久的口号:“让《南方日报》像春天的燕子飞入寻常百姓家!”其时,广东的改革大潮汹涌澎湃,报纸改革如火如荼。怎么样把机关报办得“上头”和“下头”都爱看、都满意,是面临的一个新的考验。“燕子”一说,得到了报社同仁的支持与赞赏。

  1993年1月1日,运行了40多年对开4版的《南方日报》,一跃扩为对开8版;接着于4月1日又扩至对开12版,并且全天候出彩报。这些都得到了时任省委书记的充分肯定。至此,《南方日报》成为全国省委机关报扩版的首个“吃螃蟹”的报纸。是时发行部门作出的统计显示,扩版后的《南方日报》,期发行量增加了8万份之多,突破了期发行量82万份的纪录。扩版后的《南方日报》,还保持了全国省、市、自治区党委机关报发行量“十二连冠”。

  我们深知,扩版是一种物质形态的展现,而“增容”才是内涵的充分显示。《南方日报》的扩版,不是一个简单版面数量的增加,而是它的内容增多增强增厚,适应多层次读者的需求——是深化报纸改革的突破口。体现在版面上,除了保持机关报的“指导性”和“权威性”,更要强烈地体现出“可读性”,让人“爱不释手”。

  上世纪末,我有幸担任南方日报社社长一职,倥偬几年间,最为铭佩而为之竭尽全力的一件事,就是组建南方日报报业集团。

  1998年5月18日,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举行了挂牌仪式,一圆报社集团化之梦想。成立初期,我和社委会以及报社全体同仁一起,在南方报业进行了如下几项探索性的改革:

  ——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南方都市报》由周报改为日报,迅速成长为中国最有影响力的都市报之一。

  ——创新体制机制创办《21世纪经济报道》,第一年创刊,第二年盈利。这是报业集团在运行机制等方面改革的有益尝试。

  ——创办南方网。南方网组建初期是由省委宣传部牵头,但具体操作则由南方日报报业集团实施,为集团迎接未来信息革命和媒体融合发展的挑战创造了有利条件。

  ——几代南方报人为之努力的新闻出版业务综合处理系统科研项目,取得决定性成果,并通过国家鉴定。

  ——在全国率先成功推行省委机关报自办发行。全省90%以上的乡镇可以看到当天出版的《南方日报》。

  上述探索性改革虽然只是报业集团初期的初步举措,但在全国报业集团中已经是独树一帜。甫入新的世纪,南方日报报业集团就荣膺国家教育部评选的“新世纪中国大学生就业首选企业”五十强,北京大学研究中心评选的“中国最受尊敬企业”二十强,成为全国连璧上述五十强和二十强的唯一报业集团。

  陌生是我仅在南方报业任职短短一年时间,一些部门还未走到,很多同事未及深谈;熟悉是来岭南工作后的近20年里,我与南方日报时有交集,工作中的许多“第一次”都与她密不可分:第一次给南方日报写专稿、第一次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第一次与南方日报记者合作、第一次走进南方传媒大厦成为“南方报人”、第一次给南方日报投稿、第一次接到南方日报约稿……

  遥远是离开南方报业6年之久,身处境外、工作忙碌,较少有机会再回289号大院;亲近是我人在香港、心惦“南报”,一直对她默默关注、念念不忘、深深祝福……

  南方日报70周年社庆约稿,我应该给报社的同事们写点什么?应该给历经70年沧桑岁月、与国家同呼吸共命运的南方日报留下什么话?作为一家地处改革开放前沿、引媒体改革风气之先的报业集团,我真诚地希望,我们的媒体在任何时候任何风浪面前都能做到:既勇立潮头,又站稳脚跟;既情牵百姓疾苦为民鼓呼,又胸怀社会责任心忧家国;既敢于针砭时弊抑恶扬善讲真话,又善于成风化人凝心聚力护大局;倡导科学、依法和具建设性的舆论监督,拒绝轻率、浮躁和脱离国情的极端主张,始终做维护法治守护安宁的稳定阀、推动改革促进发展的加速器。我坚信,与新中国同行的南方日报正是这样一个有责任有担当有高度有影响力的主流媒体。

  暑退秋至,金风送爽。祈愿再与南方日报发生无数个“第一次”,与南方报人同成长、同进步、同喜忧,一起迈向打造百年大报新征程。

  (作者系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副主任,曾任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党委书记、管委会主任)

  那年,我受命担任南方日报梅县地区记者站站长。时维1976,“”粉碎了,农民正变着法儿抵制僵化的体制。

  1978年12月18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如一声春雷震撼大地。《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讲话涉及经营自主权。与土地厮守的农民醒悟了,奋起冲破体制束缚,呼吁遵循耕作规律,取消按“长官意志”下达种植计划的做法。我的相关报道被报社领导陈培签发在《南方日报》第一版见报。

  叫好声中,惹恼了惠阳地区一位公社书记,他给报社写告状信,痛斥我的“谬论”。但南方日报社党委书记丁希凌却对我说,报道抓住了当前农村要解决的问题,非常及时。

  回馈耕耘者的收获季节终于来临。在五华县学少大队,实行“大包干”责任制后粮食大丰收,梅县地委决定“放宽政策”,全面推广“大包干”经验。陈培听了我的汇报后,要我用电报把稿件传回去,第二天《南方日报》头版头条显著刊登。

  1981年4月,时任中共广东省委任仲夷到梅县地区调研。任仲夷了解到学少大队的情况后连说三个“顺”:顺心——顺了农民心意;顺路——顺了社会主义之路;顺手——可以甩开膀子大干社会主义了。我写的通讯很快就在《南方日报》上发表出来。

  40年过去了,当年涂写在农家大院围墙上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八个大字,其闪耀的光芒没有随岁月消磨而黯淡,其折射出的思想精髓,不正是人们冲破思想禁锢的勇气之源么?

  (作者系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南方日报社原社长,高级记者)

  南方日报的报头下面,有这么一句话:高度决定影响力。那是我们在2002年开启新世纪以来第一次全新改版时,作为办报理念提出来的。

  2002年初,我担任南方日报总编辑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成立了一个改版小组,拿出了一个全新改版的方案。我们认为,党报自身的优势在于权威性和公信力。这种优势来自主流新闻、权威发布和深度分析,来自政策传播、主流舆论和舆论监督。因此,我们必须明确定位,扬己所长,走差异化竞争之路,将南方日报办成一张权威政经大报、主流严肃大报,以大时政、大经济、大文化的报道思路经营新闻精品和品牌栏目,做大做强主流新闻,影响主流、高端读者,从而巩固和扩大党的舆论阵地。全新改版方案得到了范以锦社长的支持,报社领导班子成员也一致赞同。

  怎样理解高度决定影响力?我对它的内涵作过阐述:我们说“高度决定影响力”,就是在新闻信息的选择、处理上,有自己的高度,有自己的独特见解,发出自己权威的声音,才能对社会舆论产生引导和主导作用,才能产生更大的影响力。

  十年磨一剑。十年九改,使南方日报跃上了新高度:品质不断提升,领导多次肯定,专家不时点赞,读者热情追捧,市场叫好叫座。发行量增加20多万份,高居全国省级党报榜首,广告收入从8000多万增加到3亿多元,品牌价值从20亿上升至100亿,成为全国第一家品牌价值超百亿的省级党报。比这些数字更有价值的,是《南方日报》以自己的创新实践,交出了一份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办好党报的南方答卷。

  2013年全国“两会”之后,南方日报的一项新任务,是落实好省委主要领导同志的要求,进一步宣传好十八大精神和习总书记视察广东重要讲话精神,宣传好全国“两会”精神,动员全省人民为实现“三个定位、两个率先”而奋斗。

  随后,我多次召开编委会深入研究,并动员各部门深入讨论,最终形成了《把握“三个定位” 实现“两个率先”》系列报道方案,其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就是推出重磅系列报道“双城会”。

  “双城会”系列报道设想,是时任编委、经济新闻部主任郭亦乐提出的,我听后眼前为之一亮,要求群策群力予以完善。从最终形成的执行方案看,其创新点就是将广东城市、区域经济发展问题放在全国的坐标中来观察,选择一批广东有代表性的城市,与全国其他地区同类城市对比,既说发展成就,也直面问题,同时借鉴他人经验,突出建设性,并运用全媒体报道方式,扩大报道覆盖面、影响力,以引发全省干部群众深入思考,落实习总书记视察广东重要讲话精神和省委部署,努力破解区域协调发展难题。

  随后报社组织精兵强将,足迹遍及京津冀、长三角、中原腹地和广东周边地区。7月4日,“双城会”推出总结篇,省委主要领导当即作出批示,对系列报道给予充分肯定,并要求结集出版,发省、市各部门参阅。

  “双城会”系列报道虽只是南方日报一个工作片段,但也是南方日报工作职责、使命感和社会影响的一个折射,是队伍战斗力、创新能力和精神风貌的一个缩影。